咨询热线:
156-4056-9618

保险合同纠纷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作者:未知  时间:2016-05-01

沈阳市浑南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东陵民三初字第635号

原告王某某,男,汉族,住沈阳市沈河区。

委托代理人赵凯,系辽宁弘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沈阳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沈阳市和平区。

负责人张文旋,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孙健,系辽宁欣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崔某某,男,汉族,住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

第三人刘某某,女,汉族,住沈阳市大东区。

第三人常某,女,汉族,住沈阳市铁西区。

原告王某某与被告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沈阳中心支公司、第三人崔某某、刘某某、常某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张宇红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隋冰主审,人民陪审员于萍参加评议,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赵凯、被告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沈阳中心支公司委托代理人孙健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崔某某、刘某某、常某经本院依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与崔某是朋友关系,2014年1月28日,原告委托崔某到邮政储蓄银行五爱街营业所从原告存款中支取少量现金用于原告的生活,崔某在邮政储蓄银行私自将原告的300000元存款以转帐的方式为其自己投保了被告的“惠福宝”保险,在保险单上列明原告是投保人,崔某是被保险人。崔某与邮政储蓄银行的工作人员一起到慈恩寺找到原告,崔某介绍说是为原告办理了定期存款,邮政储蓄银行的工作人员上门服务,有一些材料需要原告签字,因原告识字不多,也看不明白要签字的内容,出于对银行工作人员的信任,就在银行工作人员指定位置签名。2014年6月21日,崔某因病逝世,原告找到自己的银行卡和存款单,到银行取钱时才被银行的工作人员告知,原告拿的不是定期存款单,是保险单。原告是和尚,没有理由为朋友崔某购买如此大额的保险。原告找到被告要求解除合同,要求退还保费时,被告拒绝给付。原告认为,因原告年轻时就出家当和尚,终生未结婚,没有配偶和子女,与崔某也不存在抚养、赡养关系,被告应明知原告与崔某不具有保险利益,应解除保险合同,返还保险费。

原告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1、投保书及授权声明、保险单签收回执、人身保险投保提示书、保险合同文本复印件一份,证明原告作为投保人为崔某投保了惠福宝险种的保险。该保险单上明确与被保险人的关系是子女。并且除授权声明上的王某某的签字外,其余都不是王某某本人签字。

证据2、王某某账户交易明细复印件一份,证明2014年1月28日银行自动扣款30万元,已向被告保险公司支付保险费。

证据3、王某某户口本复印件一份,证明王某某未婚,无子女。

被告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沈阳中心支公司辩称,同意解除合同。请求法院按照相关法律规定依法判决。

被告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沈阳中心支公司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第三人崔某某未提供书面答辩亦未提交证据。

第三人刘某某述称,崔某是其女儿,第三人刘某某对崔某买保险的事情不知情,但崔某患有肾病,刘某某一直资助她,认为崔某没有钱购买保险,原告王某某也经常接济她,认为崔某购买保险的钱是原告王某某的,刘某某对保险费及保险利益均不接受,放弃继承,希望将这笔保险金返还给原告王某某。

第三人刘某某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第三人常某述称,母亲崔某就其一名子女,母亲早年离异,现崔某父母健在,就是第三人崔某某、刘某某。关于其母亲崔某购买保险的事情她不知情,但母亲崔某没有购买保险的经济能力,放弃对保险利益的继承。

第三人常某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审理查明,原告王某某于2014年1月28日在被告处为崔某购买惠福宝两全保险,投保人与被保险人的关系为子女,保单载明受益人为保险人的法定继承人,保险费300000元,基本保险金额为355800元,保险期间为2014年1月29日零时起至2019年1月28日二十四时止,交费方式为一次**清。保险条款约定:被保险人范围为凡出生满30天,不满66周岁,身体健康者均可作为被保险人参加保险,被保险人本人或对被保险人有保险利益的其他人可作为投保人向被告保险公司投保,在保险合同期间内,被告按下面几种情况承担保险责任:1、满期生存保险金,被保险人生存至保险期间届满,本公司按基本保险金额给付满期生存保险金,合同终止;2、疾病身故或身体全残保险金的给付;3、特定交通工具意外伤害身故或身体全残保险金的给付;4、一般意外伤害身故或身体全残保险金给付。合同签订后,被保险人崔某于2014年6月21日死亡,崔某无配偶,父母分别为第三人崔某某、刘某某,一名子女常某。被保险人崔某与投保人即本案原告王某某无近新属关系。

另查明,在保险合同签订过程中,被告保险公司未向原告说明保险合同内容,原告年纪较大,文化水平不高,将由银行代售的保单误认为是银行的存单而签字,现原告诉讼来院,要求解除保险合同,被告保险公司亦同意解除。

本院认为,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有答辩并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本案第三人崔某某、刘某某、常某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诉,视为其放弃了答辩和质证的权利。本案被告保险公司在与原告签订保险合同过程中,未明确告知保险合同相关内容,原告将保险公司的保单误认为是银行存单而确认签字,明显在合同签订过程中对合同内容存在重大误解,原告请求解除合同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四条一款、第五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条、第十五条、第十七条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解除原告王某某与被告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沈阳中心支公司之间签订的订单号为886659063052号的保险合同。

二、被告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沈阳中心支公司返还原告王某某保险费30000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800元,由原、被告各承担29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宇红

代理审判员  隋 冰

人民陪审员  于 萍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五日

书 记 员  陈曦阳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